澎湃

雨天才不要打伞,反正死活无人管,漂泊在这漆黑夜晚,撕心裂肺的呐喊。
手中还有烟与酒,虽然没有好朋友,才不当讨好的小丑,被你嘲笑是舔狗。
我这英俊的外表,谁不曾将我讨好,绝伦无比的文稿,出名火的也比你早。
我巅峰,太澎湃,登的快,摔的快,粉丝能排到国外,可就输给了真爱。
那时你们的大哥,可曾听过我传说,那一年我太洒脱,傲立在那猛虎坡。
你们认为的折磨,那些明星的争夺,假如再现阿修罗,能否踏入这战国?
我当年弹指之间,碎了整一片的天,当年的乱世云烟,巅峰全在我身边。
多年没展现风采,换了好几批主宰,看我再为非作歹,谁敢说死心不改?
全部给你打残废,全部给你打下跪,别说你,心已累,不敢争夺这王位!
:::::::::上一篇:::::::::::::::下一篇::::::::::::::
澎湃编辑推荐